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启晔的博客

non omnis moriar

 
 
 

日志

 
 

【转载】警惕把改革变成道德评价  

2013-08-23 22:18:41|  分类: 当代中国话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上和互联网上有很多似是而非的概念,经不起深究。例如,“弱势群体”。请问究竟谁是若是“弱势群体”?恐怕没有一个统一的、固定的标准。一个八旬老妇似乎是弱势群体,但是当她躺在你的车下“碰瓷”时,你就是弱势群体。如果你自己或者媒体将这类事件公之于众,在互联网上没有人会同情开车的人;如果你恰恰是一个商人、公务员或者教授,那你就会陷入网民声讨的汪洋大海之中。这就是这个社会的“道德假设”,在民粹主义甚嚣尘上的今天,某些群体天然地处于绝对的道德劣势。

“体制内”和“体制外”的区分也是一对似是而非的伪道德概念。有人将所有人的立场和利益取向分为四类:第一类人,身在体制内,心在体制内;第二类人,身在体制内,心在体制外;第三类人,身在体制外,心在体制内;第四类人,身在体制外,心在体制外。所谓的体制内,包括所有在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工作的人,通俗地说就是吃财政饭的人。在当下的网络舆论生态中,体制内的人才是真正的弱势群体,属于在争议中天然处于道德劣势的群体。

但是且慢,是否有任何证据表明体制内的人平均道德水平更低?是否有任何证据表明体制内的人平均收入更高?是否有任何证据表明体制内的人违法乱纪比例更大?是否有任何证据表明体制内的人阻碍改革的成分比推动改革的成分更多?没有,不然这类命题不会最终变成一个道德命题。

我愿意多讨论一点改革,因为似乎体制内的人就都是阻碍改革的既得利益者。“既得利益者”,这也是一个似是而非的伪道德概念,我们从来不知道这个群体究竟是谁。从理论上讲,任何人都有既得利益,也都有正当利益。如果一项改革可能减少你的利益,你就是既得利益者,但这并不意味着维护自己的正当利益就是反对改革。在某种意义上,“改革”也被神圣化了,道德化了,似乎谁反对改革谁就是大逆不道,谁就是全民公敌。但改革的本质就是利益的重新分配,而不是道德水平的判别!从推动改革、提高社会福祉的最终目的来说,很难说“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人哪个作用更大。这个社会需要激进的批判者,因为他们让人耳目清醒;这个社会也需要温和的改良者,因为他们从内部逐步实现改革目标。

一个衣冠楚楚的人在岸上批评那些落水者:“你们的衣服真脏,你们在水里的姿势真不优雅!”这个在岸上指手画脚的“体制外”人,与那些提问“何不食肉糜”的人有何区别?与那些一味地批评中国但是却不愿投身改进的人有何区别?与那些指责现实一片黑暗但是不参与改良的人有何区别?与那些贬斥中国学术水平落后但是自己不愿施绵薄之力的人有何区别?

我想批判的另一个概念是所谓的“学在民间”,因为这个概念支撑了无数“民科”的精神遐想。这个命题同样从未被严格证明过。究竟谁是“民间”?一个在官办大学做研究的学者,对社会问题发表独立看法,他是不是民间学者?相反,一个私立大学的学者为政府某项政策辩护,他又是不是民间学者?从知识传承和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规律来看,毫无疑问只有大学才是人类知识的主要创造者。而全世界的多数大学都是公立的,难道真正的顶尖知识都在山野庙宇之中?

中国人还是那样,凡事不问是非,只看立场。因为判断是非往往需要专业知识和专门精力,而判断立场只需要看某个人从事的职业或者所在的单位。在这个喧嚣的时代,人们在经历了一天劳累的学习或工作之后,都愿意在微博上看些轻松的、无聊的东西,谁还愿意去动脑筋理性地思考呢?历史上,中国从未形成尊重知识和尊重科学的传统和制度,治水社会只会鼓励“人多力量大”。在这个民粹主义盛行的网络时代,理性的思考者注定是寂寞的。

http://niehuihuablog.blog.163.com/blog/static/12117989520137239336271/?jishi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